沁衣

关于我

越优秀才越有可能。

双响环 (一响)

张启山/齐铁嘴

是个脑子里放了不知多久的老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眼下是立秋了。齐铁嘴门前种的那棵不知名的歪扭的树往寒凉的风里狠劲下着叶子,劈头盖脸地浇在门前两人上。其一是这门内的小伙计,另一个是张家军队里有头脸的人——树是不怕的,哪怕穿军装这人少见地有些气急。

“老板说了:军人不见,熟人不见,张家人不见。”小伙计总算把被打断的后半截儿说完了,低着眉眼不看来客。这门说开,更像只留了一隙,小伙计一只脚抵住门槛,手上把着门闩。张副官冷冷地看着他,拎着军外套道:“让他至少给个信条,不然我真的翻进去了。”

小伙计才转过身,先把门关上,接着嗒嗒地跑走了。半晌回到门后...

月饼

——————

2017国庆感悟

写什么全靠自由心证了……

未查 有虫望海涵

——————

月饼来到世界上时,是由一个带墨镜的男人接生的。它在黑乎乎的炉子里看着一双膝盖晃了两下,紧接着一双手打开门,将它连同三个兄弟姐妹端了出去。月饼觉得自己被用力扣在了盘子上,就“哐几”从模具里掉了出来。月饼屁股朝天地停了一下,就被那个带墨镜的男人翻了过来。它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影子——一个圆形的酥皮月饼。男人低下头嗅了嗅,很满意地哼着歌儿,用油纸给月饼们分别做了件衣服。月饼也闻到了男人身上的味道,热水混合着一点点烟味,和男人特有的味道。月饼皱了皱自个儿的花纹,一时没想好如何比喻。它上几...

很久不见的大家好 我是明日今朝

名字是因为以下所提事件而更改的

会在某一个时间节点后更回

或者就着这一名字 一切从头开始


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
这个博客里大部分文章会锁掉
我不知道之后重新转成公众可见还能不能出现在给过我红心,蓝手,评论,关注的小天使的视线里
真的、真的很抱歉……
是我的谨慎程度不够
也许以后会在能够承受放出风险后再放出吧
最高热度的几篇也狠下心来锁了
再次为我的疏忽感到抱歉
并为叨扰了大家的视线而非常惭愧

在明年六月前不会正式回圈
如果取关也没关系 能有陪伴不胜感激(;´༎ຶД༎ຶ`)

想不到再说些什么了
总之 总之就是
谢谢你们
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关注我都一一看过...

Mykool
Ikiru

写女儿桥时的BGM;

建议搭配食用?

啊——那个,悄悄地说个事儿。
新年新气象,一过年我就按耐不住自己搞清洁的手。
lof里的文也是一堆垃圾……感觉自己,特别对不起喜欢的这些人😭 也不知道我是用什么脑子写的……
所以,我清理了一下垃圾堆…热度贼低的和实在看不下去的都自行删了,谢谢当初小天使们的小红心小蓝手😭
新一年我会更加往情节和质量上努力的,请大家多多包涵啦😭看到有感觉不对的地方也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吧,我不想ooc想回正轨呀😭
最后祝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新年快乐,新年新气象www!

归去来


————

我终于出师的时候,黑瞎子跟沙漠里的时候没两样。他的四合院终于被拆了,我是在他搬完家后才在一堆集装箱中拼了一张桌子,又提了一大堆饭盒——他居然还嫌外卖盒不卫生。我只想抽他,地底下吃虫子也没见挑。但他轻轻地笑一笑,就把我堵得没脾气了。

“我是老年人,你要有包容心。”


看吧看吧,这个二十几岁一张脸的带墨镜玩意儿,从差不多半年前不断重复着自己是老年人的论点。他确实有充足论据,事实上——我觉得他纯粹是作,哪个老年人那样活力充沛热衷搞事。不管怎么说,我在半个月前终于搞定了天杀的劳什子出师考核,并拒绝描述其过程。我说你总该给我点奖励吧,出师宴都这么简陋有没有天理?

黑...

折扇

【老九门/一八】
张启山-折扇

—————

扇子要好。纯的缎面,又柔又滑。或要纸的,上面的画儿也好,青山绿水。
送的人要好。张大佛爷命里有山又有水,和画里一样好。
送的人好了,能讨欢心的。

折扇一把,衬得起人的脸面,衬得出明枪暗箭。腕一抖,就是伶伶俐俐清脆一声。
“有礼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
张大佛爷是北方来的人。
再说一遍,张大佛爷是北方来的人。
也就是说,佛爷是不喜欢过于精细的手艺的。但长沙是南方,青山绿水温柔乡,虽不是江南,但总有些精雕细琢的东西。随乡入俗,张府里也就多少摆了些名贵装饰。最多最好的当然是,名器。
再有便杂了。书画有,前些日子长沙富商登门拜访,是他从浙江带来的一套钱塘大潮;草木有,九门里红府解府都...

齐铁嘴-楹联

[老九门/一八]


——————

齐铁嘴也是九门中的一门。

他算天算命,亦算人心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老长沙有九门,张大佛爷最先成的名。

佛爷的故事,九门鼎立时传上了好几厢版本。这个说,他刚来长沙时还是一身破烂,就带了近十个张家人。后来——诶,这些人神出鬼没,总有人见他们一身泥泞。后来那个说,靠着下地,这些人扎下了根。发着死人的财,大佛爷重新在长沙集结了队伍,踹了当地畏首畏尾的军官,黑白两道走,内外都服贴。有了饭吃,整个长沙城都得喊一声佛爷。

二月红和他差不多早,但那又是一段风流韵事。几支金凤钗,一个丫头,一个不下斗的承诺,有情有意的戏子,哪是和骨血风尘里爬...

© 沁衣 | Powered by LOFTER